苏宜汐_打Call专业户

蓝家的全职鸟贝贝。碗妹。喜欢DAY6。产粮速度慢。

忍不住了!亚瑟柯克兰你太可爱了我爱你!
(参加了PRODUCE101 S2的英sir♥

大家!多多pick他叭!hhh

今晚的主人公是亚瑟柯克兰哇
_(:3」 ∠)_

是我

[丹邕]你是和我在一起,还是继续当狗?

Ongniel is Science.

七夕专属的文嘻嘻嘻。

大家凑合着看,因为我的文风不是很OK。

sorry啦,不要骂我。



*0

邕圣祐一早起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条狗。


哈?这是什么神展开?

虽然总是把自己叫做是单身狗,而且自己也很喜欢狗,但邕圣祐一点也不想当狗。尤其还是当一只棕色的,耳朵下垂的,不怎么好看的,土狗。


哦,脸上的三颗痣还一点都没变。操你妈。


你妈逼的。谁把我变成狗的?



*1

邕圣祐在家里焦虑地踱着步。


今天是七夕,结果自己他妈的变成狗了,还怎么向姜丹尼尔表白?

难道自己注定是一条单身狗吗?邕圣祐烦躁地划着门,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


肚子真的很饿。真的很饿。想唱歌,嘴里发出的也只是嗷呜嗷呜的狗叫声。想出去,然而邕圣祐连自己房间的房门都开不了。门把手……不应该装那么高的。邕圣祐干脆迈开了自己的四条狗腿,跳回床上窝着。

生气,窝火,悲伤。一悲伤就想唱歌,一唱歌就肚子饿。

肚子饿,我肚子好饿。


门外咚咚咚传来敲门声。邕圣祐往房门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又趴下。

是姜丹尼尔那个家伙。

来自己家的,除了姐姐,只有姜丹尼尔。也只有姜丹尼尔不知道自己家的门锁密码。


可真是个智障。邕圣祐撇了撇狗嘴。

姜丹尼尔你自己想想,为什么你在外面输了十次密码,都输不中你自己的生日。

我邕圣祐喜欢你姜丹尼尔,难道你姜丹尼尔心里就没有一点B数吗?

都说B数自在人心,我看姜丹尼尔的B数是被隔壁家lkl养的狗给吃了吧。


邕圣祐呈“工”字型趴在床上。脑里全是他对姜丹尼尔发的牢骚。


门外面提示密码错误的“滴滴”声乐此不彼的继续响着。

姜丹尼尔这个家伙在发什么洋疯,不是很重要的话语,就别今天讲了,你朋友邕圣祐我伤心着呢。

门外的声音突然停止了。


干嘛?邕圣祐支棱起两只下垂耳仔细听着。

姜丹尼尔被隔壁lkl养的狗吓死了?还是蟑螂从我家爬出去了?


输密码的声音又传来了。这次输入得很快,像是想要急切地确定什么。


这次门开了。


邕圣祐心里咯噔一下。


“邕圣祐!!!!邕圣祐???!别睡了邕圣祐!!!!语数英!!!在吗!”

嚷嚷什么,不就是我喜欢你喜欢了三年而你终于他妈的良心发现了吗。


耳朵都要聋掉了。



*2

姜丹尼尔一进门便寻找着他的暗恋主人翁——邕圣祐。


像是要在七夕给邕圣祐展露出自己对他的心意一般,姜丹尼尔很早就急急忙忙地出了门。

来到邕圣祐家门前还有点不敢下手。

敲了好几声都没有人开门。


哦,我这么早到,人家还睡着呢。


姜丹尼尔这才把视线从门转移到旁边的密码器上来。和邕圣祐耍了四年,喜欢了他四年,他家门槛都快被自己踏烂了,这么久,愣是没看过这个密码器一眼。怕的是,邕圣祐的密码里写的是另一个人的名字。


姜丹尼尔先是把邕圣祐的名字拼音打上去了。

滴滴。

难道是缩写+他的生日?

滴滴。

难道是语数英?

滴滴。

隔壁家的lkl?

滴滴。

是原始密码吧。

滴滴。

或者他小区里最漂亮的那个女生的名字拼音?

……

都试完了。密码还没出来。


姜丹尼尔用兔牙想了想。那就……只剩我自己了啊!

名字缩写。

滴滴。

名字缩写加生日。

滴滴。

生日。

门开了。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邕圣祐!语数英!小柚柚!我来了!


满心欢喜打开卧室门……怎么只有一条狗?!

还那么丑,颜色也好土。


狗脸上怎么有三个黑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和邕圣祐脸上的那三颗还挺像的。

笑岔气了,爆笑。

姜丹尼尔笑得蹲在地上,没蹲住,摔了一下屁股蛋。


邕圣祐噗一声笑出声。姜丹尼尔可别是个傻子吧。


笑完后一人一狗对视了。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邕圣祐先说话了。

汪。(喂。)


姜丹尼尔:“嗯?”


邕圣祐跳下床,又跳上凳子。


手嘴并用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邕圣祐在电脑txt文档里打下一句:“姜丹尼尔,我是邕圣祐。”


姜丹尼尔惊了。现在还有这种操作?


邕圣祐盯着他,良久又打下一句:“就是有这种操作。我变成狗了,姜丹尼尔。”


姜丹尼尔打了自己一巴掌,确定很疼以后捏住邕圣祐的狗脸:“你真的是邕圣祐?你变成狗了?真的?”


邕圣祐点了点头。


“为什么不变成猫啊,真是的。”


“姜丹尼尔你再说一遍这句话,我就马上咬死你。”


“我知错了,对不起。”


“现在我该怎么办。”


“百度是最好的。”


邕圣祐刚想槽姜丹尼尔是个傻x。百度怎么可能会有解决人变成狗的办法。

结果邕圣祐这边刚把傻x给打出来,那边姜丹尼尔大呼一声“哇没想到真的有办法解决哎!”

吓得邕圣祐一个飞爪把txt文档连字带窗口地删了。


对应搜索关键词的网址只有一个。

打开一看邕圣祐和姜丹尼尔都惊了。


哇。

真的完全大发real


邕圣祐一口咬定这是隔壁lkl发的帖子。

因为狗都一模一样。


日期是去年的……今天……


哇……这么巧啊。

那……完结时间是……

一个月前。


邕圣祐一个激灵,怪不得昨天问lkl狗怎么样了,他还支支吾吾答不上来呐。


邕圣祐建议姜丹尼尔直接看最后。

姜丹尼尔偏要从头看起。


操你妈。邕圣祐反嘴就是一口。

姜丹尼尔被咬了一口,痛得桃躯一震,直接点了最后一页。


我们现在很幸福,谢谢大家的关心。

上一楼。

他终于变成人了,这一年来……

上一楼。

我亲了他。

……抓到重点的邕圣祐看起来并不开心,反而他非常悲伤。


姜丹尼尔看起来非常高兴。

“那我们现在就……#¥%&*%!@¥”

邕圣祐用狗爪捂住了姜丹尼尔的嘴。


“姜丹尼尔,你喜欢我吗?”

邕圣祐又新建了个txt文档。

姜丹尼尔点点头。

“是真的吗?real?”

姜丹尼尔点点头。

姜丹尼尔他看起来有点像得了晚年多动症。


“姜丹尼尔我也喜欢你。”


姜丹尼尔来不及看完,他一把就把邕圣祐抱了起来,毫不忌讳的在邕圣祐的嘴上印下一吻。


*3

邕圣祐变回来了。但是地方有点不合适。

“姜丹尼尔你先放开我。”

“不放。”

“放开,不放我咬你了。”

“yooooo——这么快的吗?你等等我,裤腰带有点难脱,swag,yep。”

“操你妈,我什么时候和你说过是那个咬了?:)”

“啊啊啊啊啊别咬脸!”


“邕圣祐,”姜丹尼尔委屈巴巴的捂着脸,“你想和我在一起,还是继续当狗?早知道不让你变回来了,先折磨死你。”

邕圣祐非常无语了:“我喜欢你喜欢了三年,这次我说什么也不会放开你了。”

姜丹尼尔上前黏住邕圣祐:“嘻嘻,我比你还要多一年。”



人变倒是变回来了,但是旁边这个一直粘着自己,像狗一样的人要怎么解决?

邕圣祐先生很困扰。


END.


夏季八写。

老福特太多dalao了……

太多了……

溜了一圈标签回来只想画画画和写写写……

救命……

日常不知道干啥玩意儿。

我大概是石乐志吧。

哈哈哈哈哈哈(x

我已经准备好接糖糖了!来吧赫海爸爸!

💚搞基家的Kiyomi💚:

CP界横着走的帝王蟹扛把子回来了!

预感到之后的日子一大波狗粮即将来袭!

欢迎回家我们的小团宠~💙💙💙

『蔡亨源』自攻自受´∀`

关于亨源自攻自受的文//耶!

ooc,文笔渣,R18段子(只有一小点的车),咳

灵感来自于两张图。x)

老师×学生。

亨源是一个高三的学生。

由于最近成绩有点下滑,母亲给他找了一个补习老师。

但是为什么这个补习老师画风这么清奇啊!

亨源内心os。

.

你好,我姓蔡,你的补习老师。

蔡老师很正经的自我介绍。

亨源以为这个老师是正经人。

其实他错了。错得彻底。

亨源与蔡老师一起度过的DAY。

早上好。亨源。
蔡老师一本正经的打招呼。

“早上好,老师。”

领蔡老师进了房间,蔡老师一下子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嘿!亨源你吃早餐没啊?”

“老师我吃了。”

“那要不要吃水果?”

“不用了……您不给我讲题吗?”

“那你要不要吃水果糖?”

哇蔡老师是这种人的吗。如果我不答应他吃点什么东西他是不是会一直在问我吃什么。

亨源这么想,于是他说。

“我要吃水果糖哦,老师。”

“好的!我也只带了水果糖过来而已啦ww你想吃这个真是太好了!”

那你前面的问句有什么意义吗。
(蔡老师:没有意义!我乐意ok?)

“好的糖也吃了我们来聊点刺激的。”

“老师......讲题……”

“你没听我说完啦!这个刺激的是指美国重返亚太究竟为何啦。”

“可是你是我的数学补习老师唉!”

“啊……对哦!那就已知川普的年收入……”

“老师你还是先讲讲课本上的题吧。”

“哦,好吧。”

……

“亨源你要喝饮料吗?”

“你不是说你只带了水果糖吗?”

“啊可是你不渴吗?”

“好吧我渴。”

“哎我也渴!所以我们别讲题了......”

“不行!老师你正经一点啊!”

“原来你喜欢正经的吗?好吧。”

蔡老师画风突变后——

“早上好,老师。”

“嗯。”

......

“诶......老师还真的这么正经的讲着题呢。”

有点不习惯。

亨源咬着笔杆,抬眼偷偷瞄了一下老师。

“嗯?亨源你看什么?难道我脸上有公式吗?”

“啊!老师!////我我我我......”

要命啦!怎么能温柔得这么心脏狙击啊!

亨源害羞地低下头看着作业纸,眼睛局促地到处张望,就是不敢抬头。

心脏砰砰跳着。

亨源感觉老师的呼吸声被无限放大,耳根处是随着呼吸喷出的热气。

“亨源,这道题要怎么做呢?”

老师的手握住了自己的手。啊!老师手心的温度是很令人舒服的那种呢。但是老师为什么会握住我的手啊!

亨源现在真是从头害羞到脚了,他完全陷入蔡老师的魅力之中。

(开台垃圾堆里捡来的破车)

手向上游走,转个方向滑至腰部。

“亨源。”

手从衬衫下摆伸入,在小腹处徘徊。

“这是对于你走神的惩罚。”

“唔……好痒!快放开手啦……老师。”

“不要。说了是惩罚了。”

那只手向下,最终停在双腿之间。

“啊——老师!那里不行!”

“什么不行?为什么不行?”

无论亨源如何拒绝,
蔡老师修长的手仍然上下动作着。

隔了一层衣物却依旧传来的清晰触感和手的温度。

太羞耻了……亨源别开脸,用手挡着嘴,唇紧紧闭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来,但是一些零碎的呻吟还是从喉咙里窜出。

太舒服以至于生理泪水都要被激出来,亨源的眼睛湿漉漉的,像一只刚睡醒的动物一样。

十几分钟过后亨源倒是终于释放出来。

“啊……内……内裤脏了……呜……”

蔡老师看着正在缓着劲,嘴里嘟囔着的亨源,再看看他湿润着的眼睛。很是可爱嘛。

“亨源这样很可爱呢。”

“才不可爱!!”

“亨源我正经吗?我为了你可是正经起来了。”

“您对正经有什么误解?”

正经的老师会对学生这样吗!

亨源这样想。

【赫奇】相遇在514号便利店 番外

短篇//
一个赫奇的番外 开头写了一下校园题材的

人物ooc,文笔渣

ツ耶!赫奇我来了!

1.同学这是你的谱子吧。

刘基贤喜欢音乐。
学校的音乐室是他经常去的地方。

音乐室里有一架钢琴。

刘基贤遗忘了所有东西也还会记得那一架钢琴。
因为那架钢琴的音质是真他妈好。
刘基贤还记得他第一次坐在钢琴凳上的时候那种激动的心情,他用自己颤抖的双手抚摸着琴键,然后小心翼翼地按下一个音。

声音飘进脑海里的一刻,
小仓鼠差点激动得从钢琴凳上蹦起来。

卧槽!好琴!

刘基贤那天第一次在音乐室里演奏了一首《命运交响曲》。因为钢琴上面只有一张《命运交响曲》的谱子。

后来他被钦定为学校合唱团的御用钢琴师。

每天下午都可以碰一次钢琴,平时还可以以练习曲子的名义进出音乐室。

这是天堂吧!

刘基贤为钢琴哭泣。

一天下午,刘基贤抱着一堆谱子急匆匆赶去音乐室。

完了完了完了迟到的话那个指挥会骂人的!还需要快点,现在离合唱团开始训练还剩2分钟!

刘基贤让自己的速度尽量再快些。

这时李玟赫正懒懒地在走廊散着步。

嗯?是风!

什么风啊李玟赫你脑子有毛病。那是人。

李玟赫看到刘基贤风一样飞奔进了音乐室。

谱子给漏了一张呢。

李玟赫正无聊,捡起谱子细细品起来。
品个屁,这怎么是五线谱啊。不会看。

正想丢掉,李玟赫突然想起这是刚刚跑过去的那位同学的谱子。

就当一回好人把谱子送过去吧。

李玟赫打开了音乐室的门。

“同学!你的谱子......额......”

现在是合唱团的练习时间......我给忘了。

尴尬。(比沙漠还干。)

优美的音乐戛然而止,刘基贤停下弹奏,走到李玟赫面前眨了眨眼接过谱子。

这个同学好他妈可爱!李玟赫这样想。

刘基贤对李玟赫脸上的痴迷神色视而不见,只是在思考这张谱子是第几部分的。

良久,刘基贤才抬起头来说了声谢谢。

李玟赫张了张嘴,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客套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好不容易开了口,说的竟然是他能不能在这旁听。

合唱团的成员大多都是性情羞涩的女孩子,一位帅气的小哥哥在围观,她们便害羞得唱不下去了。
几分钟下来,眼看指挥的脸越来越黑,刘基贤把李玟赫给拉了出去。

“同学你还是回去吧。如果你想听我弹琴的话,你明天中午过来我弹给你听。”

话说刘基贤你是哪来的自信一口笃定别人是想听你弹琴才想留下来旁听的。

李玟赫快速地点了点头然后溜走。哇刚刚的距离真的太危险了。(差点就亲上去啦!)

回教室后李玟赫拉着他老铁任昌均打听了一下刘基贤。

“哎任昌均,我们学校的合唱团里面是不是有个弹钢琴的?”

“李玟赫你要干嘛?该不会是看上人家了......”

“任昌均我以前怎么没见你废话这鸡巴多呢?快说他叫什么名字?”

“和我们一样是高二的。刘基贤。人送名号小可爱。和他熟的人都叫他67......”

原来叫刘基贤呐......

中午的音乐室被阳光照得敞亮敞亮的。李玟赫早早到了,刘基贤还没有到。

李玟赫坐上钢琴凳,试着敲了几个键。

“一...闪...一...闪...亮...晶...晶”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

哇我这弹的都是啥啊。算了算了。

李玟赫站起来,在钢琴一旁乖巧地等候着刘基贤的到来。

刘基贤抱着谱子推开音乐室的门的时候,发现李玟赫已经在等他了。

阳光透过窗打在李玟赫身上,刘基贤快速地看了他两眼,把谱子放在了一旁的桌上。

“不好意思啊让你等了这么久。”
刘基贤歉意地对李玟赫说道。

李玟赫闪着他亮晶晶的小狗眼,嘴里说着没事没事,一边把刘基贤按在墙上。

对方的脸靠得很近,呼吸打在刘基贤的脸颊上,刘基贤脸红红地推开李玟赫,说......

“同学?李玟赫同学?”

啊!李玟赫从幻想中醒来。看着刘基贤疑惑的目光,李玟赫尴尬极了。

我总不能说我刚刚走神是因为想干他吧。

没事没事。李玟赫这样说着,把谱子递给了刘基贤。

双方的手碰触到的那一瞬间,刘基贤飞快地把手缩了回去,羞红着脸(?)抬眼看向李玟赫。“玟赫......”

......
 
“玟赫......”
“李玟赫......”

......
“李玟赫?我问你想让我弹哪首曲子呢?我问你呢!”

再次从幻想中回过神来的李玟赫,慌乱地说哪首都可以。

李玟赫以前的撩妹技巧在刘基贤这从来就没有用到过。
是没有机会用。

刘基贤看李玟赫总走神,干脆停下弹奏来把李玟赫按墙上,说:“你是不是状态不好?要不我下次再弹给你听吧。”

李玟赫脸红了。太近了啊啊啊啊啊啊!

刘基贤:???你脸红个大头鬼哦?

“其实我是在想如果我让你教我弹钢琴的话,你会不会同意!”

刘基贤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微笑。

噫哟原来是我的小迷弟。

“好啊。”

于是这以后李玟赫的钢琴课程就开始了。

直到高三的最后一天。

“啊玟赫,我和你报的不是一个大学,所以,今天是我教你的最后一天了。”

李玟赫扭过头,看着刘基贤满含歉意的眼神,他生气不起来。

伤心极了。

他强行挤出一个笑容,手覆上琴键。

“没事的67......不用担心,我现在钢琴也弹得很好不是吗?你看。”

是刘基贤第一次在这里弹的《命运交响曲》。

李玟赫的眼里蒙了一层雾。眼前的谱子看不清楚,就一连弹错了好几个音。

刘基贤伸出手擦掉了李玟赫脸上的泪珠子。
李玟赫伸手抓住刘基贤的手,唇覆上他的。

刘基贤瞪大了他那双漂亮的眼睛。

李玟赫撬开刘基贤的牙关,舌尖勾勒着一颗颗牙齿的形状。刘基贤微眯着眼,一只手搭上李玟赫的脖子,青涩地回应着李玟赫。

明明你也很喜欢我,不是吗。

2.

刘基贤大二的时候接了酒吧一个卖唱的工作。

到了大学毕业,他本来想辞掉这个工作,老板却让他留下来,说是他现在在酒吧已经成了有点小名气的吧红。

去你妈的吧红......

酒吧老板还说要给他提好多工资。

好的吧红就吧红吧。

刘基贤大学毕业了自然没的房子住。老板虽然给他涨了一倍多的工资,但是不给房子住的态度很坚决。

于是刘基贤开始考虑他的住房问题。

最后在酒吧附近租了间房子,刘基贤的室友申浩锡是个作家。唯一的缺点就是喜欢吃夜宵。

申浩锡说他不是在吃夜宵是在吃晚餐。

哦。

为申室友的敬业精神感个动。

虽然申浩锡做夜宵的时候总算的刘基贤一份。但是挑剔的刘基贤还是很气。因为申浩锡每次煮面都放辣。

自己是唱歌的要好好护嗓子,怎么能吃辣的呢。

刘基贤没想到自己竟然还会见到李玟赫。

那个偷心的贼。

刘基贤唱歌的时候也照样往舞池下面张望着。

让我看看今晚有多少个帅气的小哥哥来酒吧喝酒。

卧槽。不得了了。那是李玟赫吧。

他旁边还坐着个小女生。女生的眼神总是停留在李玟赫的身上,偶尔还低下头自己害羞一下。

李玟赫转过头了。李玟赫对那个女生笑了。李玟赫和那个女生咬耳朵了。

刘基贤宁愿自己是看错人。但他的视线总不由自主地以李玟赫为主,越看心却越痛越乱。结束了一首歌后,刘基贤手颤抖着将麦放好跑下台。

在休息室里换下了演出服卸了妆,刘基贤就这么走出酒吧。身后不断传来迷妹们失望的呼喊声。

没有心情去管了。

李玟赫被妹妹拉出来喝酒。妹妹说自己一个人去酒吧喝酒害怕,让他陪着一起。

李玟赫深知妹妹肚子里打的什么算盘。听说那间酒吧有个很好看的驻唱小哥。

到了那边正赶上那位在唱歌。李玟赫只觉得很无聊。听这位歌者唱歌,他有的只是无限回忆,关于刘基贤的诸多回忆。

旁边妹妹倒是很兴奋地拍着照,还时不时看着照片害羞。李玟赫低下头小声对妹妹说道:“我觉得那个小哥长得也不是很好看啊。浓妆艳抹的。”

妹妹扭头剜了李玟赫一眼,又喜滋滋地把手机镜头对准刘基贤猛拍。

李玟赫很无聊地把桌子上的水杯当玩具玩。

突然人群中骚动起来,是那位小哥提前下班了。
嗯?也就是说可以看他素颜。

我倒要看看他素颜长什么样。

李玟赫撇着嘴往人群移动的方向望去,很快便找到了那位小哥。

李玟赫呆住了。

尽管那人脸被挡了大半,但是那双深情漂亮的眼睛李玟赫一辈子都不会忘掉。

刘基贤......刘基贤!

李玟赫追出酒吧门口,发现刘基贤还在街上慢慢踢哒着散着步。背影寂寞又清冷。李玟赫冲上去抓住了那人的手。

“先生你有什么事吗......是你。你跑出来干什么。”

刘基贤的眼神满是冷漠疏离,相反他的眼尾红红的,是没卸完全的眼妆还是哭过?

李玟赫第一次觉得这样的基贤,很陌生。

“67......”

“不要这么叫我。

“快回去和你小女友在一起吧。出来这么久她该等急了。”

“我没有女友。”

“那那个女生怎么解释?”刘基贤的声音带了点委屈,湿漉漉的眼睛像是快要滴出泪水。

“她是我妹妹。”

“鬼信你。我觉得你是编的。”

“就算她不是我妹妹,她喜欢的可是你啊。你唱歌的时候她可他妈激动了,就差没喊‘刘基贤我爱你’了。”

“真的?”

刘基贤眨巴眨巴他的仓鼠眼,像是在思考李玟赫话语的真实性。

李玟赫才发现刘基贤染了粉色的头发。

“67......你的发色真适合你。”

“是吧?最近超流行染发的,我染了个粉的。”

“嗯,很配。你的少女心也是粉色的。粉毛仓鼠。”

“滚你妈的,你还棕毛泰迪犬呢。日天日地无所不日的那种泰迪。”

“没有啊我只日你一个。”

刘基贤听到李玟赫开的黄段子后嫩脸一红,挥着他的粉(?)拳打了李玟赫好几下。

“那你原谅我没?天地良心,这几年来我真的真的真的没撩过人。”

“我......原谅你了。”

刘基贤的话语细如蚊呐,但李玟赫还是听到了。

我可高兴了。

李玟赫说。

3.
李玟赫问刘基贤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刘基贤从来都没有回答过。

他们已经拉了好多次小手,亲了好多次小嘴。

李玟赫对刘基贤这种暧昧不明的态度很是不满。

刘基贤被李玟赫扔到床上,还没反应过来,嘴唇已经被覆上,衣服下摆被撩上脖子,露出白花花的胸膛和两颗粉嫩的茱萸。被吻得情动,刘基贤在李玟赫身上摸索着想要解开他身上衣服的纽扣。

“玟赫......”

李玟赫扶着刘基贤的身子进入时,刘基贤咬着下唇呼痛。李玟赫不忍,退了出来,并且很细心的帮刘基贤穿好了衣服。

“对不起......基贤我去浴室冷静一下。”

刘基贤对于李玟赫的临时刹车很是不满。
但是心里又很暖。

刘基贤有一天碰到李玟赫在工作。

“咦,你的工作就是催稿吗。”

“当然啦我是编辑哎。”

“申元虎......”

申元虎......这不正是他室友申浩锡的笔名嘛!

从李玟赫家出来以后,刘基贤直奔出租房。

“申元虎.....啊呸!申浩锡!”

申浩锡打开房门磨磨蹭蹭地走出房门。

“啥事儿找你爸爸我啊。”

“你的编辑是不是叫李玟赫!”

“哎我天你咋知道的!”

“我和他认识!”

“卧槽你俩啥关系?”

“我俩!我俩......我俩是拉过小手,亲过小嘴,还有一次开车未遂的关系!”

“艾玛为啥开车未遂啊!直接把他办了啊!”

“不好意思......是他办我......”

“卧槽就他?他那一脸受......噫!把刀放下!我闭嘴!”

“但是我还没答应他做我男朋友呢。”

“诶~~我懂的!室友大人你眼光高还需要再看看!说不定时间久了你就不喜欢他了。”

不是的。申浩锡你不会知道的。我超级喜欢他。

无关眼光 他在我眼里就是完美。

4.
李玟赫终于在申浩锡的一百零一次嘲讽下决定——他要去和刘基贤表(吃干)白(抹净)。

听说西餐厅很能调动两人间暧昧的气氛。

好!订位子!now!

听说中途去个洗手间会更能散发自己的绅士风度。

okok!收到!
(话说这能散发个什么鬼的绅士风度啦!

李玟赫心急地订了俩位子,心急地打电话约刘基贤中午到西餐厅吃饭。

李玟赫同学还是太naive。明明晚上吃西餐更有气氛的说。

刘基贤一边切着牛排一边这样想着。

正当刘基贤吃着牛排的时候,李玟赫哐当(膝盖撞到桌腿的声音)一声站起来,忍着膝盖传来的痛楚,李玟赫说道:“我去一下洗手间。”

刘基贤被桌下突然传来的声响吓了一跳,牙齿嘎嘣咬了一下铁叉。

阿西......李玟赫你个大傻子。

李玟赫去洗手间以后,刘基贤打了个电话给申浩锡。

“喂?”

“听我老公说我儿子被车撞了?多钱多钱多钱呐?!一百块以上就算了不值......”

停停停,申浩锡请停下你的表演。

“申浩锡你有病吧,大白天发疯在家演情景剧呢?”

“喂喂喂喂?!基贤呐你在哪呢?”

对面申浩锡的声音突然激动了起来。

估计没啥好事。

“和你李编辑在西餐厅谈人生呢。他去洗手间了我偷偷打给你的。”

就不应该老老实实回答。

“卧槽你完了完了完了我跟你讲!他说他要睡你!约你出来有鬼啊啊啊啊!”

啥玩意儿完了完了,傻逼玩意说话咋这样式的呢。

“你说啥鸡巴乱七里八糟的,啥李玟赫要睡我啊你可别是活在梦中了......你刚刚说啥?李玟赫要睡我?”

5.
今天晚上,为了让李玟赫别再半路刹车,刘基贤决定自己就算痛也不能说出来。

一切都很是顺利。和李玟赫躺在床上什么的。

刘基贤搂着李玟赫的腰,心中暗喜着。

嘻嘻嘻嘻李玟赫终于栽我手里了!

李玟赫疑惑极了。刘基贤今天晚上稍微有点不同。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同。比以往更主动了些。

大概是错觉吧。

李玟赫的手从刘基贤的喉结滑过,滑过锁骨,径直捏住两颗茱萸。身下人的颤栗让李玟赫感到很满足。

“玟赫......进来吧。”

刘基贤改搂住李玟赫的脖子,腿勾上李玟赫的小腿。

“基贤......”

李玟赫进入时,刘基贤痛得生理泪水一下涌出眼眶,在李玟赫脖子上的手搂得愈发的紧。

“唔啊......玟赫...玟赫……进来就好,我不痛的。”

身下人隐忍着痛的表情让李玟赫很是心疼,俯下身来安慰性地轻吻了一下,李玟赫便挺身刺入。

“唔!李玟赫你个混蛋......啊……竟然趁我……趁我放松的时候……进来...”

李玟赫待在里面不敢有任何动作,手忙脚乱地擦着刘基贤脸上的泪痕。

“老婆别哭啊……我辍了。”

“谁是你老婆?!啊……你动一下…难受……”

“叫老公就给你。”

“……不要。”

“那我退出来……”

“别!老公……动一下……////啊唔!”

第二天果然还是只有李玟赫一个人神清气爽。

刘基贤躺在床上扶着腰。

“唉。腰疼。李玟赫这可都怪你。”

“行行行都怪我。”

(李玟赫:某只仓鼠忘了昨晚明明是他自己主动黏上来要求再来一次的。)

(刘基贤:色气地咬着套子,还坐在别人身上的这种这么羞耻的动作,嘴里还叫着再来一遍的羞耻度爆表的台词,虽然记得但是绝对不想说第二遍好吗!)

(申浩锡:是在下输了。没猜中结局。)

END.

一点小车应该不会被屏蔽吧。

吧。

蔡老师与蔡学生。

哇突然想写一篇有关于亨源的自攻自受的文。

图cr.见logo

【双元】相遇在514号便利店

双元/虎源虎。
短。一篇完。

说实话挺紧脏的噢,第一次写双元。赫奇这里戏份超少就不带tag。
不知道起什么题目,可怜一下我这个起名废吧。
两天的产物。超级渣Der。
双元,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谁攻,这是个迷。
那就虎源虎吧!
(废话超多。嫌弃自己。)

1.

申浩锡提拉着双拖鞋走在深夜的大街上。夜里两点半,街上行人少的可怜。
他估摸着,凌晨一点多还出来觅食的家伙,大概只有自己一个。

走到完全没耐心,道路两旁依旧没有还亮着灯的食品店。偏偏自己想放弃的时候,饥饿感更盛。申浩锡只好一边安慰自己,一边硬着头皮前进。

以后都不在深夜走这么远了,要不是家里没粮了,才不在这个时间出来呢,乌七抹黑的街道,有什么好看嘛。申浩锡这么想着。

这时候前面似乎出现了一丝亮光。申浩锡走近了一点看,好像还是个便利店,挺好挺好。至少自己迟到了好几个小时的晚餐有着落了。

到了店门口,申浩锡抬头看了看招牌:514号便利店。Not bad,是个便利店就好。推开门,一个高个儿收银员正躺躺椅上睡觉。从呼吸的平稳可以看出来,这位老铁睡的很香。申浩锡的嫉妒感在心中油然而生,自己赶稿赶到凌晨,俨然一个修仙党,再瞧瞧这位,还睡觉呢。心真大呢呵,万一有人进来偷东西呢?

等等......小偷?申浩锡噗一声笑了出来,那个自己幻想出来的小偷偷偷摸摸进来的时候,见到这位收银员在睡觉会有什么表情呢。

申浩锡选好了几样他要吃的......虽然依旧是一成不变的拉面,火腿肠,几个鸡蛋,以及熬夜必备的速溶咖啡。另外加了几款饼干和饮料。

敲了敲收银台,在椅子上睡着的高个子小哥还是无反应。EXM?!申浩锡生气起来连自己都打。不是开玩笑的,他室友刘基贤不止一次看到他生气时拍打自己脸颊,直至拍红为止。刘基贤连忙上去阻止,却被申浩锡甩了一掌。刘基贤暴脾气上来了,直接帅气爆棚地(刘基贤自己这么觉得)甩了一句您爱咋咋地,并发誓申浩锡就是把自己脸给打肿了他都不管。发誓完还吐槽申浩锡就是个十足的抖M。

现在,眼前这个高个子小哥完全惹到申浩锡了。
他上去就往小哥脸上糊了一巴掌。高个儿小哥很不情愿地醒来,揉了揉脸,声音软声软气地道了个“Sorry”,申浩锡就被萌化了,世最可啊啊啊!小哥勉强睁开犯困的眸子把商品过了机,看到申浩锡拿的辛拉面突然眉头一皱:“您好,容我啰嗦一下,没错的话现在是深夜,您却要吃这种口味的方便面吗?”

申浩锡眨了几下眼睛,过了好久憋出来一句:“那就拜托您给我推荐点适合现在这个时间吃的拉面啦。”不知不觉就用了敬语,奇怪。小哥满意地点了点头,从货架上拿下来两包豚骨拉面,又把辛拉面放回原处。“夜间的话,不应该吃宵夜的,但是您如果要吃,我觉得您应该吃口味淡一点的拉面。”

把豚骨拉面重新过了机,小哥勾起嘴角笑了起来:“您好,我是蔡亨源!可以交个朋友吧?”
申浩锡接过装了食品的袋子,几年后这段对话被他和亨源戏称成袋子外交,说:“交朋友当然可以了,我叫申浩锡。”

和蔡亨源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申浩锡心情甚好地走在回家的路上。申浩锡突然觉得,乌七抹黑的街道也不是很难看嘛。

于是接下来的一顿迟到的廉价晚餐因为申浩锡的好心情而变得美好起来。就连之前赶稿的那种焦虑的心情也在和蔡亨源的第一次相遇之后被一扫而空。

申浩锡想,这大概是一见钟情吧。

2.

第二天早晨,申浩锡被编辑打来的电话吵醒。

“喂~你谁?”

“辣鸡作者申元虎你速速把稿交来!不然等死吧balabala......”

“闭嘴!辣鸡编辑李玟赫!知不知道老子昨天为了赶稿对着电脑酝酿了半天的感情才赶那几千字?”

“狗pee!你要是一周的前六天每天写一千字用得着昨天最后一天来赶赶赶吗!我不管,你今天把稿交上来,朕免你一死!”

“Shut up!我现在交!李玟赫你个没人要的妖艳贱货吃我一棍!”

“我抬腿就是一个飞踢!迟早把你室友刘基贤纳入朕的后宫!你别他妈浪,等会儿的我就给你表演一下啥叫真男人!”

哎哟哟李玟赫,我室友眼光这高,看得上你?

申浩锡把电话挂掉,一个酷盖的转身(差点把腰给扭了)把电脑打开,一阵鼓捣把稿子的txt文件发到了李玟赫的邮箱。

这时电话又响了。申浩锡看都没看就往左滑了接通,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李玟赫,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嘴炮。

“哈哈哈哈辣鸡李玟赫,老子稿子早发你那了,没收到?哈哈哈早告诉你你那网要换换了,网速慢得跟什么似的......”

“......浩锡,我是亨源。”

艾玛。申浩锡差点没把手机拍地上。是那个小哥!没想到吧,小哥您给我打的第一通电话,老子的语气就如此狂放不羁......好的我错了。

“对不起啊亨源,我以为我那个辣鸡编辑又打电话来催我交稿呢。”

“没事......你们挺熟哈......”

话间貌似有醋味?看我转移话题!

“那什么,亨源你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吗?”

“想问问你会不会做拉面......我买了拉面但是不会做...平时都是吃我同居的朋友做的拉面,但他最近出差了......”

哟吼!撩人的好机会!

“我特擅长做拉面!你等我的!我马上到!”

申浩锡挂了电话才想起来自己没蔡亨源家地址。

申浩锡在内心嫌弃自己......神经病啊。

突然收到了蔡亨源的短讯,附上的是地址。

“浩锡,我住在xx路xx街xx号第x栋3楼301,你刚刚挂得太快了我没来得及说......”

申浩锡看着短信流下了两行热泪,亨源不但没嫌弃他还很细心给他发了短讯提醒!

所以申浩锡洗漱完换掉了他在家穿的背心和大裤衩子后就飞奔下楼直往蔡亨源住处。在蔡亨源家门口,申浩锡眨了眨眼,按下了门铃。

老子好他妈激动哦啊啊啊!老子接下来要访问的是我只喜欢了六小时三十五分的人的家!虽然紫似喜欢了六小时三十五分但似人家就似想要和他在一起一辈子了啦!老子要高歌一曲表达一下我的真情实......

申浩锡内心怒嚎得正起劲的时候门打开了。蔡亨源先是看了看申浩锡头顶的两根呆毛。风吹起的呆毛,没毛病。眨巴眨巴的大眼睛......没毛病。微张着呼气的嘴巴,没毛病。

怎么没毛病了!我好想侵犯他哦!算了,慢慢来。蔡亨源领着申浩锡进了屋子。

申浩锡东张西望地打量着蔡亨源家的客厅。我的妈,咋这么整齐呢。申浩锡想了一下,自己出门的时候,家里的客厅是什么样子的来着?好像......挺乱的......嗯......

进了厨房,申浩锡更是大吃一惊。妈的为什么连厨房也这么整洁!这种男生天下少有啊啊啊啊!再次看向蔡亨源,申浩锡的眼睛已经充满了小星星。

3.

申浩锡没白煮这么多年拉面,煮面对于他来说这技术可谓是炉火纯青!

撑着下巴看着蔡亨源满足地嚼着他做的拉面,申浩锡满脸都是骄傲。老子超棒棒的!
“浩锡啊......你今年多大?”申浩锡没想到蔡亨源吃完面不是称赞这面有多好吃,竟然是没头没尾问了一句自己年龄多大。申浩锡很是不解。

“你问我这个干嘛......”申浩锡把内心想的脱口而出,只见蔡亨源急忙解释自己只是好奇除此并没别的。

你越解释说明你心里越有鬼好么好么好么!但是我......偏就让你得逞!

“我93年的。”

“啊......浩锡,我......我94的。”

我操......

申浩锡飞了。眼前这个高自己好几厘米的小哥哥比自己还小!你妈!还有没有天理了!

“浩锡......你今天晚上也来我家煮拉面给我吃吧。不然我上夜班的时候会饿死的。”蔡亨源禁受不住突然沉默下来的气氛先开了口。

“我......今晚赶稿。”申浩锡说完后气得给了自己一巴掌。妈的,有病吧,喜欢的人都这样说了你装什么矜持你个碧池!蔡亨源连忙按住他的手。“不是的,我今晚不赶稿来你家煮面也是可以的!”申浩锡突然把蔡亨源的手反拍在桌子上,吓了蔡亨源一跳。桌上放着的筷子也跳起来蹦了几下然后完美坠地。“那个.....浩锡,我知道了,你松开我手。手被你拍红了......”

申浩锡抱歉地缩回了手。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蔡亨源也很无奈,也很震惊。原来自己喜欢的人是这样子的,6了,6了。揉了揉被拍红的手,蔡亨源把筷子捡了起来。

“要不我还是走吧。”申浩锡眨巴眨巴眼,吹了吹刘海。

“等等!”

申浩锡刚刚站起来,腿还没伸直,被蔡亨源一吼又吓得跌坐回椅子上。

“啊?”

蔡亨源差点把手里的筷子捏碎。mdzz蔡亨源你一天天的你干啥玩意儿你,把人给吼心碎了可咋办。

蔡亨源的电话响了。救星。蔡亨源这么想着,刚想接通电话,申浩锡嚷嚷道:“哎呀这首歌!我听过我听过我听过!可好听了!这歌手其他歌也......”意识到蔡亨源正听电话呢,申浩锡一秒静音了。

申浩锡这才刚静下来,那头蔡亨源笑开了。

EXM?

申浩锡看着蔡亨源哈哈哈哈地笑了半天,也没见他有要停下来的念想。申浩锡心想,惨了,这弟弟不会笑断气吧。

蔡亨源笑够了,才发现申浩锡还在一边一脸尴尬加一脸担忧地看着他。哎呀他还没懂我刚笑什么呢。蔡亨源转身给申浩锡分享他刚刚get到的笑点。

“浩锡哈哈哈哈我刚刚碰到个超级好笑的骗哈哈哈哈骗子哈哈哈哈哈哈他脑子有病哈哈哈哈哈他哈哈哈不行我要笑死了哈哈哈”

申浩锡:???这弟弟说啥呢?

“哈哈哈哈呼——啊对不起我给你重新说。就我刚刚碰到个电话诈骗的嘛,那个骗子......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我说到哪儿了?哦!骗子!那骗子跟我说哈哈哈哈哈哈他跟我说,我儿子出车祸了,让我给他汇两万块医疗费,哈哈哈哈哈我说哈哈哈哈,我说,不了,你让他死了吧,他是我找人撞的,其实他不是我亲生哈哈哈哈哈亲生儿子,是我和外面二奶生的哈哈哈哈哈”

“那个骗子他脑子有病啊哈哈哈哈他信了哈哈哈问我哈哈哈我那个儿子的妈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哈哈哈哈我把你电话号码给他了,估计一会儿就打过来了哈哈哈你配合着点儿的!”

申浩锡听了也哈哈哈哈了好一会,这时电话过来了,他没有确认是不是那个骗子就哈哈哈地打开了免提接通。

“喂?”

“喂?听我老公说我儿子进医院了?多钱多钱多钱呐?!超过一百就算了不值......”

(多钱=多少钱)

“......申浩锡你有病吧,大白天发疯在家演情景剧呢?”

哦,不是骗子啊。是刘基贤。等等,刘基贤?!

“喂喂喂喂?!基贤呐你在哪呢?”

“和你李编辑在西餐厅谈人生呢。他去洗手间了,我偷偷打给你的啊。”

“卧槽你完了完了完了我跟你讲,他说他要睡你!约你出来有鬼啊啊啊!”

“你说啥鸡巴乱七里八糟的,啥李玟赫要睡我啊你可别是活在梦中了......你刚刚说啥?!李玟赫说他要睡我?!”

申浩锡把手机拿远,试图远离刘基贤的声音远点。

“艾玛我耳朵都刺啦刺啦的,你憋给我扯着嗓子嚷嚷,你可是个翻唱歌手啊,你的歌手包袱呢!”

“李玟赫要睡我!在这件事面前歌手包袱啥鸡巴玩意儿啊,顶一夜春宵强啊?”

“卧c......玟赫~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得,李玟赫一来声调都变了,刘基贤你刚刚还扯着嗓子吼来着。

“你不让我回来啊,我不回来是掉厕所里了还是被抽水系统给冲走了啊?”

噗......李玟赫,那是西餐厅呢西餐厅!说话也不注意着点...刘基贤脑子直的说话引人注意就算了你咋也这样呢......申浩锡捂着脸把电话给挂了,迎面的是蔡亨源错愕的脸。

完了。刘基贤完了,我也完了。

我一天没到的暗恋生涯,结束了。

申浩锡这么想着。

但蔡亨源只是愣了一下又笑出声。“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浩锡你朋友好他妈搞笑哈哈哈哈”

申浩锡膨胀了。这是幸福来临的感觉!

4.

这下申浩锡和蔡亨源的关系是真的突飞猛进了。
归功于两位对对方都有好感。

于是一周没到申浩锡把蔡亨源底子都摸清了。
于是一周没到他俩就在一起了。

“亨源啊,今天晚上吃什么!”

“吃你做的拉面!”

“嘤嘤嘤好的♡!”

迷之撒娇语气,原来的直男申浩锡听了想打人。

在他俩相遇后的第三天,

申浩锡觉得蔡亨源对自己也有意思。于是他表白了。

酷盖,就是要不怕心伤!

在吃拉面的时候。他说了一句。

“我想为你做一辈子的拉面。”

蔡亨源惊了。这位friends太直接了当了!不过我喜欢!

“我也想吃一辈子你做的拉面。”

然后他俩干了个爽。

END.

没车,没钱买车,二手车都买不起。

没人想看赫奇的番外就不写了,我懒。cc。